资讯详情

我们用过的口罩都去哪了?

总编辑John 07月10日 16:14
412

新冠疫情爆发至今已经半年,口罩成了人们生活日常的必需品。以澳门70万人口计算,每人每天使用一个口罩,半年便用去1亿2千6百万个口罩;邻近的香港按照立法会提供的资料人口750万,每天就耗用400万至600万个口罩,每天单是堆填区的口罩便有10至15公吨。全球口罩使用量惊人,世卫组织曾表示,新冠疫情出现后,全球口罩需求激增,是疫情前的100倍,那么这些被使用过的口罩到底去哪了?对环境造成怎么的破坏?市民又可以怎样做来减少使用口罩呢?

 

使用过的口罩一般分为三类:普通市民日常防护的口罩属于低风险,可包妥后按垃圾分类丢入垃圾桶;正接受隔离有机会感染的民众,他们使用过的口罩属于中风险,应归类为医疗废物进行无害化处理;而确诊者、接触过此类人群的人和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的人士,他们所用过的口罩,就属于高风险医疗废物,处理口罩要经过双层包裹防漏后再洒上消毒液,由专人专车运往焚化处理,所产生的烟气要符合排放标准。

 

比较内地、香港和澳门处理已用口罩的做法。内地在打响防疫保卫战时,20多个省市包括四川省、甘肃省、天津市等都在全力部署医疗危废品处理工作,市级以上城市至少要有一家处理医疗废物的企业,较大的城市可能有2至3家,大量的医疗废物从医院产生后,便通过环卫单位收集,运往指定的医疗废物处置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国务院也印发了《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口罩使用指南》,明确使用后的口罩处理原则,健康人群使用后的口罩,按照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疑似病例或确诊患者佩戴的口罩,不可随意丢弃,严格按照医疗废弃物有关流程处理。

 

香港的垃圾主要通过堆填和回收两种方式处理,63%的废物会送往堆填。新冠肺炎发生后已使用的低风险口罩会堆填处理,在医院和隔离中心产生的废弃口罩被视为医疗废物,送往化学废品处理中心,以摄氏1000度的高温焚烧。而在澳门垃圾一般以焚化方式处理,新冠病毒在摄氏56度持续超过30分钟便可将病毒杀死,处理一般垃圾的焚化炉摄氏800度以上,足够控制有关风险;而高风险的医疗废物会运往位于北安的特殊和危险废物处理站,以摄氏1200度的高温焚烧,废气在排放前会去除有害物质,确保符合欧盟标准。

 

虽然各地政府都会对已使用的口罩进行处理,减低影响,但仍不能忽视大量使用即弃口罩对环境造成的破坏,即弃口罩主要材料为不织布及过滤层、橡胶等有防水效果的材料,N95和外科口罩更是以不同物料和金属等难以分拆的复合物料制成,堆填掩埋并不是一劳永逸的有效方法。塑胶降解需要约500年;堆填区口罩被吹到海里造成海洋污染,释出的化学物质影响生态环境,需时450年才可以降解,海洋生物误食会造成死亡;用于消毒的清洁剂被大量使用,流入水道污染海洋,再不正视问题严重影响生态环境。

 

市民可能会认为解决这些问题是政府的责任,人为上的作用不大,事实并非如此。在疫情面前无法停用口罩,但可以培养口罩“应用则用”原则,出入低风险场所、落街散步可重用口罩,由1天1口罩改为2天1口罩;用口罩套、或加入纸巾过滤延长使用寿命,从源头减低使用口罩数量。其实澳门政府在防疫方面已经做得很不错,为了保障居民有足够的口罩使用,推出口罩供应计划,让市民无后顾之忧;为了宣传防疫措施,发布防疫讯息,让市民及时掌握防疫资讯,政府设立了抗疫专页,资料详尽,内容丰富。而在口罩弃置方面可以做得更完善,例如在社区设置口罩收集点,减少市民分散弃置口罩,增加疫症传播的风险,便于垃圾分类处理;加强宣教处理口罩垃圾的做法和如何减少使用口罩等,不致于在疫情过去后又埋下一颗需长时间策解的“生态炸弹”。

 

作者:黄泳

 

供稿:澳门月刊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