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19 September 2019
国际瞭望
美國貧富階層消費數據比較
发表于 2008-07-05 06:21
  雖然來自國外的競爭會侵蝕一部分美國工人的收入,但是我們應該看到國際貿易帶給我們更多的是增加了我們的消費,同時使窮人不再那麼貧窮。

来源:W.Michael Cox
  隨著市場不斷地震盪,美聯儲大幅度降息,和所有人都在議論著又一次衰退,人們開始改變自己對美國經濟得失的態度。絕大多數的爭論集中在如何衡量經濟福利的問題上。  根據勞工部的最新數據,最富有的20%的家庭的收入占國民收入的比例, 從1975 年的43.6% 上漲到2006 年的49.6。與此同時,最貧窮的5%的家庭在這塊兒餡餅中的份額,從4.3%跌到了3.3%。  收入統計並不能完全說明美國人的生活情況。讓我們來看一個衡量關於美國家庭經濟狀態更加直接的指標——家庭消費額,它顯示出富人和窮人之間的鴻溝比我們猜想的小得多,同時表示我們一直以來採用的那種以收入為基準測算出的貧困率不再適用於當今的美國社會。  
 
  2006 年,收入排在前5%的美國家庭的年平均收入是149963 美元。他們在食物、服裝、家居、日用品、交通、健康等方面共消費69863 美元。餘下的收入大部分都交了稅或存進了銀行。    
  同年,收入排在後5%的美國家庭的年平均收入是9974 美元,但是竟然不可思議地花掉了18153 美元,幾乎是他們收入的兩倍,怎麼可能呢?這些低收入家庭可以獲得各種各樣的稅收減免,包括房屋汽車等財產銷售的收入不繳納資本增值稅,保險的贖回政策或the drawingdown of bank accounts。雖然一些這樣的家庭深陷貧困,一部分(比例不明)還是退休人員和暫時的失業者,但他們的所謂低收入並不能準確地反映他們長期的經濟狀況。  當我們知道這些之後,如果再去比較最高和最低的5%的家庭的收入,我們得到一個比例15:1。如果我們比較他們的消費,這個鴻溝就小多了,只有4:1。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任意收入階層的比較當中,處於中間的20%的家庭雖然收入是最低的那部分家庭的4 倍,但消費卻只有兩倍。讓我們將這種校正更進一步。富裕家庭的人口較多—— 總人口的3.1%在最富裕的5%的家庭中,中間的5%占2.5%的總人口,而最窮的5%占1.7 的總人口。如果我們將消費平均到個人,最富有的人和最貧窮的人的消費是2.1:1,中間5%的人的消費僅僅比最窮的人高出29%。當我們理解了為何消費能更好地反映我們的經濟狀況以後,我們就能判斷出我們的生活是如何改變的了。現在,幾乎所有的美國家庭都擁有冰箱、烤爐、彩色電視機、電話和收音機。而空調、汽車、錄像機或DVD機、微波爐、洗衣機、烘乾機和手機的普及率則達到了80%。  
  生活並不總是如此美好的,我們今天覺得習以為常的東西在以前只是一小部分富人能夠消費的。隨著收入的上漲和價格的下降,越來越多的人能夠消費得起這些東西,而最重要的是,我們的工作時間沒有什麼變化,而我們的購買力卻大大增強了。  
  以平均工資來衡量,在1972 年,一個錄像機等價於365 小時的工作,而今天則只值2 個小時。1984年要買一部手機你需要奮鬥456 小時而今天則只需要4 個小時,一台IBM 電腦則從價值435 小時的勞動狂跌到只有25 小時。甚至汽車也有些微的跌價——在過去20 年裏,中等大小的一部福特轎車以工作小時計算的價格小跌了6%。  這種價格的下跌是多種原因綜合的結果,但可能最重要的原因是國際貿易的增長——我們直接進口廉價商品。更加便宜的進口貨使得國內廠商降價。國際範圍的競爭迫使世界各地的製造商在降價方面越來越有效率。各個國家只做各自擅長的事情,然後進口其餘的東西。  
  但是,還是有一種固執的建議,說對付潛在衰退的方法應該是採取貿易保護措施。雖然來自國外的競爭會侵蝕一部分美國工人的收入,但是我們應該看到國際貿易帶給我們更多的是增加了我們的消費,同時使窮人不再那麼貧窮。全球化擴展和深化了世代以來提高美國人生活水平的資本體系的力量,高收入家庭因此受益,當然,低收入家庭也因此受益。  
  作者:W.Michael Cox 是達拉斯聯邦儲蓄銀行的高級副總裁和首席經濟學家,Richard Alm 是該銀行的高級經濟撰稿人。源自:yeeyan.Com
 是達拉斯聯邦儲蓄銀行的高級副總裁和首席經濟學家,Richard Alm 是該銀行的高級經濟撰稿人。源自:yeeyan.Com

评论 (0人参与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