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频道
北京
河南
上海
江苏
大湾区
2024年06月16日
中国国内旅游火爆,但为什么外国人望而却步
2024-05-11 17:23:52
来源:BBCNEWS中文
浏览量:1243
字体:
点击听新闻

随着中国经济面临巨大挑战,外界对其增长潜力感到担忧,中国官员承认外国游客数量一直较少,但他们现在正努力扭转这一局面。

▲在乌镇,穿著传统汉服拍照的游客随处可见。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随着中国经济面临巨大挑战,外界对其增长潜力感到担忧,至少在近期是如此。

然而,中国国内的旅游业却成为一个关键的例外。

中国文化和旅游部的数据显示,在上周为期五天的“五一”劳动节假期中,中国国内旅游人数达到2.95亿人次。这比2019年新冠疫情前的数字高出28%。

交通运输部的数据也十分惊人:铁路客运量近9200万人次、民航客运量近1000万人次,公路人员流动量近12.5亿人次。

但与此同时,国际入境人数却持续滞后,目前进入中国的外国人仅为2019年的30%。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均衡的情况发生?

从上海驱车不远就能到达景色秀丽、历史悠久的水乡乌镇,这里被认为是中国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之一。

我们到达时,狭窄的小巷和横跨小溪的桥上挤满了游客。

在乌镇,最受欢迎的事情就是身着传统汉服拍照留念,仿佛“穿越”回到了几百年前。

我们看到两名20多岁的女生从东北的吉林省专程来乌镇旅游,她们是高中同学。

到达乌镇后,她们花一个小时把头发梳成精致的古代风格——她们对乌镇的古典之美赞不绝口。

我们问她们,在新冠疫情管控措施解除后,他们的家人和朋友是否经常外出旅行?

“当然,新冠结束后,我们都去了别的地方。”

附近一位卖雪糕的当地人也表示,最近访客量“还不错”。

和新冠疫情之前一样多吗?

他回答说:“差不多。”

卖传统小吃的店主王颖(Wang Ying;音译)笑了笑,表示也有同感。“生意很好,只会越来越好。”

▲乌镇被认为是中国最受欢迎的旅游胜地之一。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这一切对于中国政府来说都将被视为好消息。北京一直认为,促进国内消费可以应对经济中显著下滑的部分。

曾经辉煌一时的房地产行业的巨头们正在努力维持经营,地方政府债务持续上升,而持续的青年失业问题让高学历的大学毕业生前途未卜。

面对这些挑战,中共将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设定为“5%左右”。除了分析师长期以来一直质疑该国官方增长数据的真实性之外,经济学家也在质疑,如果没有额外的重大刺激措施,中国如何能在2024年真正实现这一目标。

其中一条救命稻草可能是更加繁荣的旅游业,这可能带来更广泛的商业机会和更多的服务业机会。

携程集团国际事业部首席运营官娄晓博对BBC表示:“我们看到国内旅游需求非常强劲,酒店搜索量与去年相比增长了67%,机票量增长了80%。”

来自“环球旅讯”的旅游业分析师彭涵正在跟踪投资线索,以了解商界对该行业前景的真实看法。

“对于洲际(Intercontinental)、万豪(Marriott)和希尔顿(Hilton)等知名国际酒店品牌,你只需看看它们2023年在中国的增长情况。”他说道。“然后再看看这些大型酒店集团在2024年的业绩目标。它们也设定了相对较高的目标。这表明他们对中国市场的增长潜力非常乐观。”

不过,虽然本地游客的数量可能会增加,但彭涵也指出人均消费仍然持续偏低的问题。

他说,中国经济的总体不确定性使人们更加重视储蓄,因此人们正在寻找物美价廉的选择。他们依然去度假和购物,但却更加节俭。

这正是吸引出手阔绰的外国人可能会有所帮助的地方。

但是,外国人来华旅游人数却远不如从前。2019年,有近9800万国际游客来到中国。而去年只有3500万,其中包括商务旅行、学生等。

娄先生将国内与国际市场的现状描述为“不平衡”。

对于许多专门为外国游客提供服务的旅游业者来说,“不平衡”可能已是保守的说法。

三年来严厉的防疫措施导致来自其他国家的游客人数锐减,但这并不能解释现在的状况。

澳大利亚伊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商务与法律学院旅游业研究中心主任黄松山将这种疲软归咎于“全球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

▲中国的文化和遗产历来对游客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他在同行评审期刊《东亚论坛》(East Asia Forum)上引用了皮尤研究中心在2023年进行的一项调查。他写道:“大多数西方国家的个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中国政府对社会法规的收紧可能会给在华外国游客带来不适。”

一些国家政府的官方旅行建议也呼应了这种观点,有时措辞相当严厉。

美国政府警告,由于当地存在任意执法,包括与出境禁令有关的法律,以及不当拘押的风险,建议拟出行的游客“重新考虑前往中国大陆旅行”。

澳大利亚则建议游客“高度谨慎”,警告“澳大利亚人可能面临被任意拘留,或遭包括定义宽泛的《国家安全法》严厉执法的风险”。

政治环境也对航班数量和价格造成了影响。

往返北美的航班尤其如此。上个月中美之间的往返航班为332班,而2019年4月则为1506班。

因此,直飞航班可能一座难求,即使有价格也可能非常昂贵。

去年11月,习近平主席在旧金山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期间的晚宴上发表了讲话,谈到了这一点。

他对大家说:“我今天同拜登总统达成重要共识。”

他说:“两国将推出更多便利人员往来、促进人文交流的措施,包括增加中美客运直航航班,举办中美旅游高层对话,优化签证申请流程等。我们期待着两国人民多走动、多来往、多交流,共同续写新时代两国人民友好的故事!”

此后,华盛顿增加了允许中国航空公司航班降落的数量,但只是从每周35架次增加到50架次。这与新冠疫情前的每周150架次仍相去甚远。

拜登政府正受到来自工会和美国航空公司的压力,要求其不要再增加航班数量,因为他们认为中国航空公司在国家的支持下拥有不公平的优势——其不会面临来自中国的同样繁琐的规定;而且最重要的是,中国的航司可以飞越俄罗斯领空,从而缩短了航程、降低了成本。

美国众议院中国问题委员会主席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和该委员会民主党首席代表拉贾·克里希纳莫尔蒂(Raja Krishnamoorthi)曾致信美国政府,信中写道:“如果在美国政府不解决这些重大问题的情况下,美中客运航空市场继续扩张,美国航空工人、旅客和航空公司将付出高昂的代价。”

▲华盛顿增加了允许中国航空公司航班降落的数量,但只是从每周35架次增加到50架次。这与新冠疫情前的每周150架次仍相去甚远。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娄晓博说,国际航班的频率肯定会产生影响。

“根据民航数据,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到2024年底,入境航班运力甚至无法恢复到2019年(水平)的80%。”

对于那些考虑到中国旅行的人来说,还有其他潜在的障碍,比如中国先进的手机应用支付和预订系统对于中国公民和居民来说非常顺畅,但如果你刚到中国,这可能会让你非常头疼。

有些网站、交通方式和购物只能通过中国的电子应用程序进行,而这些应用程序有时只有中文版本。

瑞士EHL酒店管理商学院(EHL Hospitality Business School)的陈勇教授是研究中国旅游经济的权威。他认为,与支付和预订应用程序有关的障碍可能会带来真正的问题。

“外国人早已习惯使用的社交网站、在线地图、支付应用程序等技术,在来中国旅游时要么不提供服务,要么被屏蔽。”他说。

“另一方面,由于语言障碍和用户习惯的不同,外国人仍然无法使用这些技术的中国替代品。我们需要弥合这一鸿沟,因为它严重影响了旅游业。”

回到乌镇,这儿的国际游客数量比往年少了很多,但人群中仍有一些外国面孔。

一对意大利夫妇说,连接和使用中国支付程序的过程是一项挑战,但这并非不可克服。不过他们笑着补充说,如果有中国朋友帮忙,那会“容易得多”。

▲中国官员承认外国游客数量较低,但他们正在努力扭转这一局面。图像来源,BBC/KATHERINA TSE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埃利塞奥(Eliseo)说,他在向不接受信用卡的小商贩付款时遇到了问题,因为他们已不再收现金。他面临的另一个障碍是他本国的银行阻止了一些付款,因为认为其可能是来自中国的欺诈性支付。

中国官员承认外国游客数量一直较少,但他们现在正努力扭转这一局面。

他们试图吸引更多外国游客的方法之一是增加免签国的数量。携程旗下的Trip.com表示,这几乎立即增加了来自东南亚的旅客人数。

在中国的23个城市,来自50多个国家的过境旅客如果有续程机票,也可以免签停留几天。

在上海,三星级以上的酒店已被告知应准备接受国际信用卡付款,首批50辆出租车也已开始接受国际信用卡。

然而,陈勇教授认为,“设想中国入境旅游业的长期增长将过于乐观”。

“关键是要建立一种文化,让服务提供者设身处地地为外国游客着想。他们应该把自己想象成一个不会中文、没有中国手机号码、没有支付应用程序等的外国人。”

他说,这方面的文化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然而,在乌镇这种本地游客已经回归的地方,旅游公司希望像这样无与伦比的景点最终也会让外国人难以抗拒。

来源:中华商报
评论 (0人参与)
评论列表 (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