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频道
北京
河南
上海
江苏
大湾区
2024年07月15日
新任北约秘书长马克·吕特面临五大挑战
2024-06-21 11:27:53
来源:微信公众号《北美趣闻》
浏览量:989
字体:
点击听新闻

新一届北约秘书长竞选以及即将接任的马克·吕特面临的挑战。

新一届北约秘书长竞选活动于6月20日结束,现任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当选,他获得了所有 32 个北约盟国的支持(反对者罗马尼亚也在最后投了支持票)。现任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将于 10 月 1 日卸任,这标志着吕特离正式接任北约秘书长职位的时间还有100天。

马克·吕特,现年57岁

随着即将卸任荷兰首相职位的马克·吕特马上在万众瞩目中履职北约秘书长,外媒普遍认为吕特入主北约办公室后根本不可能有太多的蜜月期。

吕特是谁?吕特执掌欧盟第五大经济体(荷兰) 14 年。荷兰属于高度发达的经济体,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世界各国GDP排名,荷兰2021年GDP为10180亿美元,是世界第17大经济体、欧盟第5大经济体,也是欧洲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世界经济论坛《2021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荷兰经济在全球最具竞争力的64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4位。

吕特被广泛称赞为有效的共识构建者,同时对支持乌克兰也很有决心,包括最近荷兰努力训练乌克兰飞行员驾驶 F-16 战斗机。

然而,对于即使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政治家来说,吕特政治生涯的下一篇章压根就不会轻松。以下是吕特将不得不面对的五大棘手问题。

1. 特朗普可能回归

10月1日吕特上任北约秘书长四周后,美国人就开始投票下任总统了,美国人很可能会再次选举对北约持怀疑态度的特朗普

特朗普曾经在竞选过程中威胁说,如果他重返白宫,他将削减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如果他真的这么做,将很可能会严重打击北约盟国帮助乌克兰抵御俄罗斯的信誉,因为美国迄今为止一直是乌克兰最大的军事援助捐助国。

特朗普连任也几乎肯定会破坏北约为乌克兰未来加入北约所做的准备计划,包括完成对乌克兰原有苏联式军队的西化努力。

北约国家去年承诺,“当盟友同意并满足条件时,他们将能够向乌克兰发出加入北约的邀请。

然而,从特朗普最近对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描述来看,这一承诺似乎不太可靠。

特朗普上周在竞选活动中表示,泽连斯基“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政治家”。“四天前,他刚刚带着 600 亿美元离开(与拜登总统签署了为期 10 年的安全协议),回到家后又宣布需要另外 600 亿美元。这永无止境。

2. 普京对乌克兰的冬季攻击

吕特一上任,随着冬季的临近,乌克兰就会向他求助。

近几个月来,俄罗斯加大了对乌克兰火力发电厂和水坝的打击力度——这些基础设施需要数月甚至数年才能完全修复。

克里姆林宫的剧本并不新鲜。在战争的第一个冬天,即 2022 年至 2023 年期间,乌克兰的电网就遭到国严重攻击。

即将离任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关键在于建立更多的防空系统来保护能源供应商,以及致力于关注修复受损设施的维护人员资源。

北约国家也同时在争取部署防空系统,或者像吕特所在国家荷兰那样建造防空系统。但欧洲没有那么多防空系统可以部署,美国国会也推迟了防空系统的部署,而俄罗斯附近的国家也不愿意在这个危险时刻放弃防空系统。

3. 让北约成员国掏腰包付

本周,北约庆祝了创纪录的盟友数量——23 个——达到了国防开支占 GDP 2% 的目标。事实上,荷兰多年来都未能达到这个目标,只是在今年才刚刚超过这一门槛。

尽管这些盟国 10 年前做出了这一让国防开支占 GDP 2% 的目标的承诺,但北约仍有三分之一的国家没有达到目标。南欧国家则是最糟糕的违规者之一。

在意大利,2024 年的估计数字比去年已经很低的 1.5% 还要近一步略有下降。西班牙今年的(国防)支出仅为 1.28%。其邻国葡萄牙承诺的资金占 1.55%。

“我们地中海朋友的糟糕记录将成为特朗普的完美武器,”一位来自波罗的海地区的高级外交官表示,他被允许匿名自由谈论北约内部的情绪。该地区一直强烈主张对俄罗斯采取更强硬的态度。

然而,在特朗普的地盘附近,情况同样糟糕。加拿大从 1949 年起就是北约成员国,但其承诺的资金仅占 GDP 的 1.37%,自俄罗斯对乌克兰开战以来,增长率仅为 0.1%。

4. 北约东欧成员国不满情绪已经很久

与俄罗斯接壤的国家(北约成员国)并不是吕特的最大粉丝,因为他们对荷兰国防开支太低感到愤怒,尤其不满的是北约的最高职位总是由西欧或北欧人担任,尽管东翼国家已经加入北约二十五年了。

爱沙尼亚总理卡娅·卡拉斯居然没有参加北约最高职位(北约秘书长)的竞选,因为她被告知她不会得到美国、法国和德国等国家的支持(她现在是下一任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的领跑者)。他们担心她的任命会被莫斯科视为敌对行动的升级。罗马尼亚总统克劳斯·约翰尼斯确实参加了竞选,但只得到了匈牙利的支持——只是出于战术原因,时间很短。

东翼国家现在可能会要求在北约的二级职位上增加代表:副秘书长(DSG)职位和各种助理秘书长(ASG)职位。

一段时间以来,工作分配一直是东欧国家的痛点。即将离任的副秘书长是罗马尼亚人,但所有七名助理秘书长都来自西方——两名来自美国,一名来自德国、一名来自荷兰、一名来自英国、一名来自意大利和一名来自法国。助理秘书长的另一个职位空缺。

事实上,吕特作为北约秘书长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任命一名副秘书长,否则他将面临任命一名来自东欧国家的压力。

5. 应对欧洲热爱普京的领导

要想让北约保持活力,吕特需要说服的不仅仅是特朗普。

在整个欧洲,对北约持怀疑态度和热爱普京的极右翼政党正在蓬勃发展。

例如,法国即将举行议会选举,极右翼国民联盟可能会从中收获巨大,以致于迫使斯托尔滕贝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罕见地向巴黎发出“保持北约强大”的请求。

当然,吕特对这个故事再熟悉不过了。在某种程度上,当他的中右翼人民自由民主党将在荷兰大选中败给极右翼的吉尔特·威尔德斯自由党时,他开始考虑北约最高职位,最后如他所愿,确实发生了。

去年,当被问及对俄罗斯领导人普京的看法时,荷兰政治家,自 2006 年创立自由党以来一直担任该党领袖暨该党在众议院的领袖吉尔特·威尔德斯告诉俄罗斯宣传媒体 RT:“我赞扬他,也赞扬特朗普先生,因为他们是代表俄罗斯和美国人民的领导人。”

吕特最不必担心的一件事是:他的新工作不会无聊。

编译源自:politico.eu

来源:中华商报
评论 (0人参与)
评论列表 (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