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频道
北京
河南
上海
江苏
大湾区
2024年06月16日
阿美石油:“泵”出一个新沙特
2024-05-17 14:55:05
来源:财富中文网
浏览量:1486
字体:
点击听新闻

沙特阿拉伯利用其石油巨头沙特阿美公司(Saudi Aramco)的巨额收入推动国家经济多元化和全球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提升。

▲从沙子到大海:这家历史上利润最高的公司的石油收入正在帮助沙特王国撼动全球经济和旧有地缘政治秩序。图片来源:COURTESY OF SAUDI ARAMCO (2)

法国南部的戛纳,是一座因为电影节而闻名于世的城市。每年春天,来自世界各地的影星们都会在夺目的闪光灯和影迷的尖叫声中走上戛纳电影节的红毯。今年3月,又有一批“大腕儿”踏上了戛纳的红毯。不过这批“大腕儿”并非来自美国好莱坞,而是来自一个披着面纱的神秘国家——沙特阿拉伯。

他们来戛纳可不是参加电影节的,而是为了展示一些大型的建设项目,这些项目的预算足以让任何一家财大气粗的电影公司的老板垂涎三尺。这次房地产展会的展厅设在风景旖旎、棕榈树林立的地中海岸边,他们的目标是吸引那些有实力的投资者和供应商。展厅的环绕式大屏幕播放着未来城市、摩天大楼、度假胜地和崎岖山脉的视频,展厅里是各种项目的沙盘模型,有的是实用建筑,有的则充满科幻意味。而且还有两个“大基建”计划格外引人注目,一个是首都利雅得的扩建,另一个是在红海沿岸从无到有地建设一座能够容纳900万人的庞大城市,这个新城建设项目预计将耗资5,000亿美元以上。

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这是一家总部设在美国芝加哥的房地产服务公司)的沙特业务负责人萨乌德·阿尔苏莱曼尼对参展者们表示:“世界上的所有国家基本上都已经建设好了,除了沙特,地球上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同时开展1.4万亿美元的大基建。”

▲ 赚“黑金”,搞绿化:参展者正在观看萨勒曼国王公园(King Salman Park)的模型。这座公园也是沙特正在进行1.4万亿美元“大基建”的项目之一。图片来源:COURTESY OF VIVIENNE WALT

虽然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并未亲临戛纳,但他的形象还是以投影的形式出现在了沙特展馆的墙上。萨勒曼王储掌握沙特实权已经有七年(沙特的名义元首,即他的父亲萨勒曼国王今年已经88岁了)。自2022年起,萨勒曼王储兼任沙特首相一职。在这次展会中,他的形象被放大投影在展馆上,无疑也传递了一条清晰的信息,那就是这位年轻的统治者才是这些“大基建”项目背后的大靠山。

在这次展会上,还有一个重要角色没有到场,但它在沙特的“大基建”计划中却发挥了同样重要的作用,那就是沙特阿美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它也是近10年来全球最赚钱的公司。作为一家国有能源公司,阿美石油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其石油开采速度放眼天下无人可比,它的利润更是让所有竞争对手只有羡慕的份儿。2023年,阿美石油的营收达到4,400亿美元,为沙特贡献了整整40%的GDP。这家公司的雄厚财力,正是沙特政府敢于挥金如土的本钱。有了沙特阿美贡献的石油收入,沙特政府不仅在国内投资了大量基建和旅游项目,同时还在积极推进经济多元化。在全球范围内,沙特还通过其主权财富基金PIF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网,在世界各地投资了大量企业、运动赛事和房地产项目。

阿美石油公司只有一小部分股份上市交易,其多数股份为沙特政府持有,因此二者不可避免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正是阿美石油的背书,才让萨勒曼王储有了深入推进经济改革乃至重塑全球经济秩序的底气,同时也让沙特这个蕞尔小国在中东和平乃至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上有了远超其国家体量的话语权。至于萨勒曼王储在全球政坛上能够发挥多少影响力,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就要看沙特阿美公司能够赚多少钱。

沙特国际地位的提升,既令一些人弹冠相庆,也令一些人忌恨不已。萨勒曼王储是一位政治强人,而且大力排斥异己。根据美国中情局(CIA)的调查结论,2018年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被谋杀一案就是萨勒曼王储授意的——尽管沙特政府对此坚决否认。而且自从2017老萨勒曼国王选中萨勒曼王储管理国家以来,沙特的死刑执行率有所上升,一些人权活动者被判刑。而另一方面,沙特无疑是全球在宗教生活上最为保守的国家,而自萨勒曼王储执政以来,他便大力推动各方面改革,试图改变这个古老王国的面貌,甚至包括大力推动自由化。

沙特的人口结构是推动社会改革的一个重要因素。沙特有半数人口在30岁以下,四分之一的人口在15岁以下。萨勒曼王储的一些改革措施不仅在年轻人中引起了共鸣,还在西方引发了反响。他取消了沙特长期以来对电影院和音乐会的禁令——就在沙特高管们抵达戛纳前的那个周末,艾丽西亚·凯斯和法瑞尔·威廉姆斯刚刚在吉达进行了演出。另外,女性驾车和从事大部分工作的禁令也被废除。政府还斥资数十亿美元签下了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和小内马尔等足球巨星,引得当地年轻人纷纷去当地的体育场一睹风采。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公司(RBC Capital Markets)的全球大宗商品策略总监赫莉玛·克罗夫特最近刚刚结束沙特之行返回纽约。她说:“我从未想过自己有机会和一群蒙着脸的女人一起坐在利雅得的体育场里给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加油。而且现场的气氛非常热烈。”

如果说,这些快乐的代价是没有西式民主,那么很多沙特人似乎认为这是值得的。很多西方企业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比如贝莱德(BlackRock)、亚马逊(Amazon)和Alphabet等大公司都乐于与沙特资本合作,以及在沙特开展投资。沙特还积极投身于人工智能竞赛。IBM表示,将投资2亿美元在利雅得建立一个人工智能软件实验室。基金PIF和硅谷顶级风投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也正在筹划建立一只400亿的人工智能基金,这笔交易如果成了,将使沙特成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的最大投资者。

因此,当2023年沙特赢得2030年世界博览会(World Expo 2030)的主办权时,大家似乎也就没有那么惊讶了。利雅得市民穆妮拉·阿尔达尤德曾经在美国生活23年之外,但她在2020年搬回了沙特,现在她的工作是协助市政府组织一些会议。她解释了自己回来的原因:“沙特现在已经成了最适合女性生活的地方。”她表示,沙特的女性就业市场正在蓬勃发展,而且生活方式也没有那么窒息了。“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天堂”当然不是免费的,而它主要就由阿美石油公司来买单。阿美石油首次对外发布财务信息是在2016年,而从2016年到2023年,它公布的利润达到了7,220亿美元之多,超过了全球其他任何一家公司。即便是大家公认的“盈利机器”苹果公司(Apple,同期盈利5,580亿美元)也要相形见绌。2022年,阿美石油的利润达到1,590亿美元,也是该公司有史以来盈利最高的一年。

▲阿美石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阿明·纳赛尔辅佐沙特王室运筹阿美的石油战略。图片来源:F. CARTER SMITH—BLOOMBERG/GETTY IMAGES

但是,这台可以泵油的“提款机”是不可能永远这样转下去的。对全世界而言,能源转型都是大势所趋且迫在眉睫的问题,沙特也无法独自置身事外。因此,阿美石油乃至沙特整个国家能否持续健康发展,就取决于阿美石油能否适应变革,甚至引领变革。为此,阿美石油将大量资本注入了基金PIF,而PIF则在各个新经济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包括在绿色能源转型方面。位于美国华盛顿的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Arab Gulf States Institute)的沙特石油专家凯特·杜里安指出:“这就像你把钱从左口袋放到右口袋里。”另一方面,沙特的大基建和大投资也取决于阿美石油能否把它的拳头产品——石油,卖出一个最高的价钱。杜里安表示:“没有一定的油价,他们就做不了这些事情。”在沙特的经济多元化取得一定成就之前,阿美公司必须保持健康的状态。

*****

阿美石油公司最初是用美国人的钱创办起来的。20世纪30年代,美国探险家们骑着骆驼深入沙漠,为美国的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找油,结果一不小心挖到了全世界最大的油井。沙特于1980年将石油生产收归国有,但还是保留了一些美国的残余,比如“阿美”中的“美”字。虽然现在还有许多西方专家在那里工作,但其管理层已经完全沙特化。

如今的沙特坐拥将近全球五分之一的石油储量。它每天的石油产量超过900万桶,占全球消费量的9%,使其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产油国——当然,美国通过页岩气革命反超沙特还是近些年的事情。如果世界有需求的话,沙特还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产量提高到每天1,200万桶以上,这是其他任何国家都做不到的。

如果说高产量意味着高收入,那么低成本则意味着高利润。沙特的石油储量位于浅沙层,非常易于开采,因此阿美的石油生产成本还不到10美元每桶,相当于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和英国石油公司(BP)在墨西哥湾的钻探成本的一个零头。在利雅得担任PIF基金投资战略高级总监的英国人詹姆斯·里夫就曾经说过:“只要石油价格不低于10美元每桶,阿美就能盈利。”而现在全球油价超过了80美元每桶,阿美的富裕程度可见一斑。

更重要的是,与西方的上市石油公司相比,沙特阿美还能保留更多的石油收入。第一,它是一家国有公司。第二,它的开采区都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第三,开采出来的石油要输送,而它自己就拥有输油管道的多数股权。第四,它出口的石油走的还是国有码头。也就是说,它对供应链的控制能力要远超西方的竞争对手。

今年3月,阿美石油报告称,受到资本支出增加和全球油价下跌的影响,该公司2023年的收入和利润均同比下降,但其净利润仍然达到1,213亿美元,相当于平均每天盈利3.32亿美元,或者每小时盈利超过1,300万美元。

阿美石油已经实现了高度的机械化运作,它在全球仅有7万名员工,包括各个子公司和合资企业的员工。阿美石油自身并未给沙特的年轻人创造太多的就业机会,这就迫切地需要它拿出一部分利润来,帮助萨勒曼王储大力推动沙特经济的多元化,从而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2016年,沙特王室公布了一个名叫“2030愿景”(Vision 2030)的国家总体发展规划,其中有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要通过发展旅游业(这也是允许女性就业和开车的一个重要原因)和科技等新兴产业,逐步减轻国家对石油产业的依赖。

石油带来的巨额利润既促进了沙特的现代化和经济多元化,同时也将萨勒曼王储推向了世界政治舞台的中心。萨勒曼王储非常擅于利用雄厚的石油资本在全球舞台上纵横捭阖。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后,欧盟(European Union)禁止了俄罗斯柴油的进口。而萨勒曼不失时机地加大了对欧洲的石油出口,同时却下令沙特进口俄罗斯的石油来给弗拉基米尔·普京“输血”。

美国总统乔·拜登也不再像2019年竞选时那样,誓言要将沙特变成“贱民国家”了,也不再向沙特禁售武器了。且自去年10月份以来,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已经6次飞往沙特,希望萨勒曼王储力促巴以停火。而且美国还在积极斡旋沙特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在2023年10月7日以色列遭遇袭击之前,此事还正在取得积极进展。如果沙以关系正常化得以实现,必然又能带来大量的私人投资。

随着新世纪以来美国页岩油产业的蓬勃发展,美国已经从全世界上最大的耗油国变成了最大的产油国,不再需要沙特的石油了。现如今,沙特阿美最大的客户已经变成了中国。无独有偶,萨勒曼王储与中国领导人的关系也变得相当热络。这也意味着沙特阿美对全球油价乃至全球经济的影响并未有丝毫减弱。

作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主要成员,沙特在协调OPEC的13个成员国增产或者减产的问题上拥有最大的发言权。而OPEC无论是增产还是减产,都会对通胀、股市乃至普通人的生活产生影响。2023年夏天,由于担心油价下跌,OPEC宣布将降低产量配额。而为了提高利润,沙特又宣布将额外减产100万桶。沙特石油专家杜里安指出:“他们将自己当成了石油界的‘央行’。而从很多方面来看,他们确实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

不过,至于增产还是减产,这些决定并不取决于阿美石油公司自己。这家公司无法像大多数竞争对手那样只关注财务业绩,它的核心政策都是由沙特政府高层制定的,甚至要经过萨勒曼王储本人点头。(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亲王是王储同父异母的兄弟。)阿美石油公司在2019年进行了IPO,这也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IPO,融资近300亿美元,但发行的股票也仅占该公司股权的1.7%。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我们是不能把阿美石油和沙特政府分开看待的。沙特的主权财富基金PIF由亚西尔·鲁马扬具体负责运营,而他正是阿美石油的董事会主席。那么谁是PIF的主席呢?没有错,正是萨勒曼王储本人。加拿大皇家银行大宗商品的策略师克罗夫特指出:“阿美石油在做决策时不会总是考虑盈利问题,它基本上是为国家利益服务的。”

▲阿美石油公司的董事会主席亚西尔·鲁马扬辅佐沙特王室运筹阿美的石油战略。鲁马扬还是PIF基金的实际负责人,负责将阿美的石油利润投资于世界各地的优质资产(包括英国的纽卡斯尔联队足球俱乐部,从图中可见,他的外套上就印着纽卡斯尔联队的标识)。图片来源:ROBBIE JAY BARRATT—AMA/GETTY IMAGES

这一点在今年3月已经得到了充分的体现。阿美石油刚刚发布的财报显示,该公司2023年的营收同比下降了18%,一般的上市公司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减少分红,但是阿美石油却向沙特政府分红近980亿美元,比2022年还增加了30%(沙特政府目前持有阿美石油82.2%的股份)。而且就在分红一周后,萨勒曼王储宣布,阿美石油已经将已发行股份的8%转让给了PIF,仅这部分股份就价值近1,640亿美元。

事实上,PIF已经成为萨勒曼王储撬动国际政商格局的一根重要杠杆。据追踪全球各大主权基金的研究机构Global SWF估算,凭借阿美石油贡献的雄厚资本,PIF管理的资产足有9,250亿美元之多。2023年,它的投资额达到315亿美元,投资对象涉及各行各业,包括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Uber、艺电(Electronic Arts)和Live Nation等。PIF一向注重在全球科技领域进行投资,最近它还与安德森·霍洛维茨公司展开了合作。另外PIF还是特斯拉(Tesla)的大股东之一。2017年,它还帮助软银(SoftBank)创办了著名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并在其中持股450亿美元。

PIF的董事总经理亚西尔·鲁马扬经常代表PIF出席各种活动,因此他的面孔也越来越有辨识度。虽然经常有人权组织指责PIF不负责任、不够透明等等,但是鲁马扬在全球商界还是一位很受欢迎的人物。他同时还担任着软银、印度的信实工业公司(Reliance Industries)和Uber等公司的董事。他还是一位高尔夫球爱好者,曾经推动沙特与美国职业高尔夫巡回赛(PGA Tour)签订数十亿美元的合同,引来了不少美国议员的声讨。2021年,PIF收购了英国纽卡斯尔联队足球俱乐部(Newcastle United Football Club)的多数股份,鲁马扬亲任俱乐部主席,此后经常亲临球场指导,有时甚至会穿着球队联名的球衣。

*****

今年3月,就在沙特展商们亮相戛纳数日后,阿美石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阿明·纳赛尔飞抵美国休斯顿参加2024剑桥能源周(CERAWeek)的活动,并发表演讲,演讲的核心主旨就是四个字——“面对现实”。

面对现场的数百位石油公司高管、政客和投资人,纳赛尔指出,目前各国政府气候政策的核心是淘汰化石燃料,但是这个点子本身是有问题的,它是这些吃饱了撑的西方政客坐在办公室里拍脑袋想出来的。所谓的“环保主义者”们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全世界还有很多人用不上电,还有很多人在家连电灯都开不起,更不用说买电动汽车了。“我们应该放弃淘汰石油和天然气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按照现实需要,对油气行业进行适当的投资。”纳赛尔还说:“之前全世界都在一团迷雾里寻求转型,没有一个正确的指南针,而且走的也是一条没有前途的路。”

他的话让观众们大受震憾。不过沙特政府有这个想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2021年,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在利雅得接受采访时就曾经对我说过,那些认为化石能源将成为历史的人“简直是生活在幻想的世界里。”

即便连政府高层都认为化石能源的彻底退出是一种“幻想”,但阿美石油还是为这个“幻想世界”做足了准备,沙特政府也在国家层面制定了一个庞大的计划。

▲波斯湾上的塔纳吉布建筑群。与许多石油生产商不同,沙特控制着从管道到航运的大部分供应链,这使阿美石油公司的成本保持在较低水平。图片来源:COURTESY OF SAUDI ARAMCO

气候变化对于沙特来说并非一个陌生的概念,每到夏季,这里的气温都会飙升至人类几乎无法生存的程度。沙特的“2030愿景”要求在2030年前,将国内的一半电网改为可再生能源发电。对于这么一个拥有大量廉价石油的国家而言,这个目标已经算是相当激进了。沙特政府希望在2060年前实现零排放,阿美石油公司的目标则是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排放。(不过这两个目标都没有考虑“范围3”排放,也就是整个产销价值链上的排放。)

阿美石油的净零排放战略主要基于其所谓的“循环碳经济”。简单来说,就是要为石油创造更新更好的用途和工艺,而不是削减产量。比如开发“蓝氢”(即用捕获的天然气制取氢能),再比如以及加大对石油钻探过程中排放的碳和甲烷的捕获和储存,而不是简单地将这些颗粒直接释放到空气中。据科研人员报告称,这两项技术都取得了可喜的进展,只是尚不具备成本效益,目前也没有太大的市场。

纳赛尔还明确表示,考虑到很多发达国家更青睐液化天然气,因为它相比煤炭和原油更加清洁,而且也是生产塑料的重要原料,因此阿美石油打算大力投资液化天然气,以抓住发达国家的旺盛需求。阿美石油计划斥资1,100亿美元,将国内液化天然气产量翻一番,并在几年内开始出口。2023年,阿美石油已经向美国华盛顿的MidOcean Energy公司投资了5亿美元,这家公司正在澳大利亚开发液化天然气项目。PIF基金投资战略高级总监詹姆斯·里夫指出:“他们明白,全球经济的未来已经不再系于石油,因此他们决定通过进军天然气产业来对冲风险。”

除了进军天然气产业,阿美石油下属的电力公司还持有红海沿岸一座在建太阳能发电厂30%的股份。据称,该发电厂将于明年投产,届时它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厂。2023年,阿美石油还宣布将在沙特的新未来城Neom建设首个绿色氢能试验场(“绿氢”是指通过电解水获得的氢能)。

这个战略在环保方面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从理论上看,它是有积极的经济意义的。毕竟沙特本国消费的石油越少,它向国外出口的石油就更多,而且也能够卖出更高的价格。位于美国休斯顿的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的海湾地区能源专家吉姆·克莱恩表示:“在做出一个又一个承诺之后,沙特终于开始投资绿色能源了。”他还指出:“以前沙特提出过一大堆宏伟目标,实现的还不到10%。”

*****

在戛纳举行的这次房地产展会上,沙特的“大手笔”也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沙特展出的每张沙盘都有一间屋子那么大,上面都是整座正在建设的城市的模型,其中包括利雅得的两个新区。根据利雅得的总体规划,到2030年,它的人口将翻一番,成为一个拥有1,500万人口的大都市。

看过这次展会,你才能感受到什么叫土豪国家的快乐,什么叫拿钱砸出来的奇思妙想。首先是一个拔地而起的新城区,名为新穆拉巴,它也将成为未来利雅得的中心城区。据现场的一位助理介绍,它的中心是一座巨大的立方体型建筑,长宽各达四分之一英里,其体积“足以容纳20座帝国大厦(Empire State Building)”。说着,这位助理给了一个VR头盔来看它的内部结构。这座建筑集办公、酒店和住宅于一体,计划于2030年开放。大楼的中心有一个全息投影,类似于拉斯维加斯的“网红球”,但是要比它大20倍左右。

这些项目的规模可以说已经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ROSHN集团(它也是PIF的房地产事业部)的战略总监瓦伦丁·图博在戛纳表示:“到2030年前,我们将开发40万套住宅。”他还列举了该集团的一些需求,其中包括400万扇门,和足够绕地球几圈的钢缆。

另一个展厅展出的是PIF有史以来最大的项目——沙特的新未来城Neom。它是在红海岸边拔起而起的一座新城,理论上它将容纳900万人口。虽然沙特是全球最大的产油国,但是Neom将禁止燃油车上路。而且Neom将是有史以来第一个“零碳直线城市”,所有建筑将连成一条110英里(约177.03千米)长的直线。另外,沙特还将在Neom旁边的沙漠中建设一个提供全方位服务的豪华型滑雪度假村Trojena。负责该项目的比利时工程师让·菲利普·帕特松在戛纳称:“它最主要的挑战是物流方面,这里没有水,没有道路,也没有交通工具。你解决了一个问题,又会有10个问题冒出来。”

在采访中,这些项目的负责人表示,萨勒曼王储会亲自项目方案,定期听取汇报,而且他还会对延误进度的情况提出严厉批评。Diriyah项目的首席执行官杰里·因泽里洛说:“他会问到每个细节,甚至审核每一张效果图。”Diriyah项目总耗资达622亿美元,是一个集体育、零售、大学和办公于一体的综合性项目,坐落于利雅得郊区一处历史悠久的皇家遗址上,它的设计采用了古老的泥砖风格,与古城遗址相得益彰。因泽里洛在2018年从纽约搬到利雅得,负责这个项目的开发。他说他来戛纳之前刚与萨勒曼王储开了一整晚的会,会议一直开到凌晨3点。王储亲自敲定了项目主街道的一个大型拱门的位置,而这条街道的大小将不亚于法国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Champs-Elysées Avenue)。

不过,萨勒曼王储和PIF的董事总经理亚西尔·鲁马扬也面临着一个比敲定建筑设计图更紧迫的问题——如何为这些天价项目买单。这么多年来,沙特必须以每桶80美元左右的价格出口石油,才能保证预算的平衡。这也是为什么2023年萨勒曼王储宁可选择减产,也不扩大产量来遏制通胀。

实际上,石油行业的分析师们普遍认为,沙特要想为所有这些“大基建”项目提供充足资金,就需要把油价抬得更高,比如至少抬到三位数。当然,如果不搞这些“大基建”,即便按现在的油价,沙特的财政预算也会略有盈余。不过鉴于全球需求疲软,以及美国和圭亚那近年来的石油供应激增,短期内全球油价似乎不太可能迈过100美元的门槛。这样一来,沙特或许只能在资本市场上借钱来搞基建。研究公司CEIC Data的数据,自2014年以来,沙特的政府债务已经飙升约20倍,达到2,536亿美元。

萨勒曼王储显然是乐于在短期内采取这种折衷方式的。毕竟大建新城、公园和娱乐设施有助于吸引数百万游客,这有助于沙特经济的多元化发展。沙特政府表示,2023年沙特的旅游收入达到了660亿美元,据利雅得的金融公司Jadwa Investment今年2月估算,这个数据比上年增长了50%以上。

另一方面,现在建造这些工程奇观的成本也变得越来越高了。沙特的很多建筑工人来自印度,而现在印度的房地产业也很缺工人。而且目前市场对铜、钢筋和玻璃等建材的需求量很大,从而导致了成本的进一步上升。对此,Jadwa Investment公司的评价是:“成本超支是难以避免的。”

来戛纳参展的承包商、建筑师和工程师们对石油市场以及阿美公司的历年业绩都非常了解。Diriyah项目的首席执行官因泽里洛称:“我们所有的超大型项目都是有计划的。如果油价在80美元以上,我们就可以继续进行了。如果油价下跌,项目就会分阶段进行。所以我们都有阶段性的计划。”

因泽里洛能够拿到Diriyah项目所需的所有资金吗?900万沙特新未来城的居民是否真有一天可以坐着电动高铁在“零碳直线城市”里穿行?答案还不确定。但是,只要阿美石油的钻头还能钻出石油,那么起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沙特的财政和政治基础就可保无虞,沙特的宏大构想也就还能继续向前推进。(财富中文网)

来源:中华商报
评论 (0人参与)
评论列表 (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