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华人创业力量 再起硅谷巨浪

总编辑John 05月15日 23:27
144

5月的硅谷,春天姗姗来迟。经过新一轮疫情摩擦和国际形势巨幅动荡后,科技产业各赛道发展缓慢。美国新消费领域里的O2O电商龙头“胡萝卜”Instacart在上市的第一年里经历估值的暴涨暴跌后,主动下调估值至原来高峰时的一半。Instacart作为近年风头正劲的硅谷独角兽,在去年年底还是“2022年最值得期待的IPO”热门首选,半年时间不到,各种现实轮番打脸。


而同一时间,硅谷一家年轻的华人生鲜电商,刚刚完成了4.25亿美元E轮融资,估值突破40亿美元。疫情下需求激增的红利之后,新消费的下一步该怎么走,是摆在众多企业眼前的重要课题。


照抄中国=少走弯路?


尽管美国白宫最高防疫专家福奇说美国已经走出了新冠大流行阶段,但这也不代表疫情就此结束,后疫情时代里,科技行业的风险与机遇依旧并存着。


刘民这位很早就在硅谷大厂英特尔上班的湖北人,仍旧保留着日常联络用微信、看热点刷微博的习惯。作为上海交大毕业的硅谷创业者,他在近期上海物资配置的处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选择生鲜配送这条创业路走向更远的决心。


7年前,微信群里突然流行起来的团购生鲜,让刘民意识到,美国亚裔群体的日常买菜需求造就的商机巨大:美国主流超市卖的亚洲菜品并不是亚洲人喜爱吃的各类蔬菜,而大多数亚洲超市都分布在地段偏远,租金便宜的地方,超市卫生状况也无法跟美国主流超市相比。


从微信群里找到的灵感于是造就了“北美亚裔生鲜第一电商”Weee!的异军突起,中国的味全、老干妈、李锦记、日本第一大供应商JFC,韩国供应商CJ都成为Weee!的直接供应商,极具竞争力的“隔日达”送货速度和微信群“人传人”叠加折扣的极低价格使得Weee!在与亚马逊这样的电商巨头相比之下也毫不逊色。


经过7年成长,这个从中国模式走出来的Weee!在亚裔之外的美国主流族群中已经初步建立了影响,西班牙裔用户比例逐年增长,新用户1/4来自其英文网站,下一步目标是让更多日本裔、韩裔、越南裔、西语裔的民众,也能轻松网购。在扩展模式上,Weee!把硅谷入口旧金山作为其大本营,从美西走向美东,涵盖了全美大部分城市。Weee!和国内京东一样实行大仓模式,去年位于美东新泽西的仓库搬到了一个足足有6.7万平方米的场地。


当然,生鲜电商并不好做,在美国也一样。无论是Walmart或Amazon Fresh,还是独角兽明星Instacart,摆在他们面前的都是净利润率低、仓储成本消耗快、物流成本压力大等现实。


Weee!从2016年夏天在硅谷拿到了获得一笔760万美金的融资,到今年刚刚完成由软银领投的4.25亿美元的E轮融资,已经累计完成总计超8亿美元的融资,并且企业估值达到40亿美元,作为“Copy From China”的华人创业典范,给越来越多的海外年轻人启发,这条路行得通,来自中国我们也可以特立独行,从自己的民族群体出发,走向更广阔的世界。


像也不像,胜者为王


从商学院里的各种典型案例中不难看出,任何舶来品都要经历创造性改变才可避免水土不服。比如被称作美版“饿了么”的DoorDash,在北美人民逐渐习惯与疫情共存的同时,也要面临之前在居家隔离中暴涨型业务增长的放缓和难以为继。


为了适应北美的居民生活方式的改变,DoorDash打破了原有的零工模式,开始雇佣全职快递员作为员工,这也是为了在北美送货市场的15分钟内送货行列中占据一席之地。目前在美东纽约试点,Doordash已经雇佣了60名全职快递员,他们享有固定的工资和福利。而在国内极富内卷的送餐市场,饿了么、美团等早在几年前就开始招聘有五险一金的正式骑手。和中国骑手一样,DoorDash的配送员被称作是“Dashers”,目前零工Dashers超过100万人。


做外卖平台烧钱显而易见,DoorDash之所以能在每年仍要亏损4亿美元以上的困境中,还用7年时间成功赶超美国“外卖鼻祖”Grubhub、突围成为美国食品配送市场的领导者、目前最大的外卖平台,背后的资本方YC孵化器、软银、红杉资本、GIC等功不可没。在过去的十年里,不光是在中国,美国也是资金重押在看似前景无量的“共享经济”之中。包括智能打车服务和外卖团购服务,都是共享经济中的重要赛道,这其中头部角逐者们似乎钱烧得合情合理,“潜在市场规模”(TAM)在硅谷仍旧被各路资本方看好。


从业务模式和发展路径来看,DoorDash和中国的“饿了么”、“美团”非常像。但如果你问DoorDash的创始人徐迅,这个90后的出生于中国南京的华裔,怎么看待国内的“饿了么”和“美团”,他可能会说,这是在两个国家不同的市场环境下、和共同的资本方的推动下,探索出的两套形似而神异的商业模式。


也许也是因为创始人都是华人,来自中国,DoorDash在美国做外卖平台能轻车熟路,既不是“美团”、“饿了么”的市场竞争对手,又能学习借鉴他人之长,然后求同存异,在美国资本市场一路高歌猛进,做大做强。


后浪们来了,新势力新机遇


如今的硅谷,华裔的比例逐年壮大。“要是所有华人和印度人一下子消失的话,硅谷所有公司都会陷入无法开工的窘境,而全球经济也会因此遭殃。”Model Minority网站如此评价华裔对硅谷的重要性。


过去十年,华人中的创业明星,不在少数。不止DoorDash、Weee!的三位华人创始人,美国跨境电商Wish联合创始人张晟、美国在线房地产公司Opendoor创始人Eric Wu、自动驾驶公司Nuro创始人朱佳俊都是硅谷带着“来自中国”标签的佼佼者,更早一点,还有视频会议应用开发商Zoom的创始人袁征、雅虎创始人杨致远、YouTube联合创始人陈士骏、NVIDIA公司创始人黄仁勋等,如今都成为硅谷创业界翘楚。


正因为有他们,华人后浪们才会更有底气开拓出更多更新的事业。


AI驱动的智能安防解决方案公司Turing Video创始人曹颂,清华电子工程系校友,同时拥有美国南加州计算机博士学位,他对监控领域有着深入的研究和行业资源,在其创业生涯中自主研发了复杂场景的人检测、行为识别、人体姿态识别、人脸识别等多项技术。


Turing Video2017年在硅谷诞生后,一直致力于研发和推广领先的视觉分析技术和机器人技术。并基于其研发的深度学习算法,集成摄像头、机器人等智能安防设备,结合云端存储与数据分析,提供硬件与软件结合的一站式安防解决方案。目前主要产品包括自动巡检机器人、安防摄像头和一站式防疫工作站。服务商超过600家企业,包括JLL、可口可乐、Alliance 等,同时美国超过5000家商超(沃尔玛、Costco、Albertsons 等)安装了Turing Video公司的产品。


数字化货柜货运平台Dray Alliance的创始人Steven Wen在接受福布斯采访中说:“在航运界,他们仍在用传真进行文书工作,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Wen在年初刚入选“2022年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的杰出人物”榜单。在他办公室的窗口,可以看到排长队等待驶入加利福尼亚长滩港的船只,他创立这个公司就是想在经营一家出口商品企业的同时实现货运物流现代化。


作为一家位于加州长滩港的集装箱管理软件和 GPS 跟踪和分析公司,Dray Alliance将托运人和卡车司机联系起来,在港口和物流中心之间进行短距离的航运集装箱运送。数字化的海洋货运代理和长途卡车运输在这两年崛起,而Dray Alliance想解决的是500亿美元市场规模的港口物流行业的痛点。如今Dray Alliance帮助Mattel和Wayfair等客户找到卡车司机,将集装箱从港口和铁路头运到仓库和商店,这项业务今年的收入预计将达到2800万美元。


Yali Bio创始人兼CEO陆玉麟,过去10多年在美国一直从事研发、工程和产业化工作,有5年时间是在美国植物肉公司Impossible Foods作为高级工程总监研发植物源人造肉和蛋。他一直觉得,植物肉的脂肪需要室温下可以凝固的脂肪,人造脂肪可以有针对性地在口感上进行调整,味道也会更丰富。


去年3月成立于硅谷的雅礼生物,主营业务就是利用合成生物学技术,替代动物脂肪或者植物脂肪。合成生物学有一定的技术壁垒,Yali Bio雅礼生物目前的产品已经过GRAS认证,这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FDA)针对化学物质或食品添加物的分类,证明产品是安全的。人造脂肪替代植物油,有助于生产的可持续性,对生态环境也是一种保护。公司早期的产品研发主要针对北美市场,团队目前也开始在亚洲市场进行调研,针对亚洲特别是中国消费者展开产品研发,接下来有计划在中国成立亚洲研发中心。


5月20日,UpHonest Capital集结海外华人创业者,从企业服务硬科技、跨境出海和Web3三个维度精选出优质项目,进行线上公开路演,展示华人创业者在北美的优势和力量。


作者: Amelie

编辑: Juni

源自:硅兔赛跑


评论0